乐糯的小马甲 - 3在将军身上把自己蹭到吹水 将军在军营操公主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御宅屋排行榜

    梓恭一愣,唤他,「将军?」

    ?齐陌含糊的唔了声,却没睁眼,梓恭又摇摇他,「将军?」

    ?连连叫了四五次,似乎是确认齐陌真的不会醒来了,梓恭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?留不住这人无所谓,至少在他走前,还能留下个念想。

    ?梓恭边想着,边蹲下来要将齐陌扶到不远处的床上,但是齐陌实在高他、重他不少,皇上才将他一半的重量挪到自己身上,就已经被带得差点要倒下。

    ?「唔……」梓恭艰难的拖着他,走了几步却突然被自己的长袍绊着往侧边摔,齐陌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却仍是机警的侧过身将他往怀里带,让梓恭有自己作为缓冲。

    ?梓恭以为他醒了,惊得一缩,见齐陌仍是闭着眼的,试探性又叫几声,确认没反应了才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?他是放松了,齐陌却放松不下来,梓恭整个人趴在他身上,却不知为何没有起,反倒在他身上蹭了蹭,又软又热的身躯扭动着,他腹下竟渐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?「齐陌……」皇上贴在将军脸边,感觉到身下的阳物渐渐苏醒,不禁一阵欣喜,就在地上做吧,这药可真下对了。

    ?梓恭隔着衣袍,让穴口的位置对准了齐陌的下身,放肆地扭动起来。

    ?「唔……好舒服……将军好热……」隔着这几层布料,梓恭已经能感觉到那处的热度了,明明应该如隔靴搔痒的力道,他却觉得比自己任何一次揉都还要舒服上许多。

    ?齐陌已经不知该做何反应,梓恭对他下的药除了让他昏睡外多半还有助兴的作用,他从来没想到看起来清冷寡欲的皇上,竟然对他有这番心思。

    ?齐陌虽然不贪欲,但药性当头,梓恭又扭得如此放荡,他能忍住不动已经是十分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?然后齐陌很快发现,自己那处竟湿了,而且是被皇上蹭湿的。

    ?寻常男子怎会流这么多水?齐陌心中疑惑,那处还是逐渐硬起,在裤档撑出一个可怕的突起。

    ?「流水了……被将军的蹭流水了……」梓恭边哼哼,边撩开自己衣袍,让花穴直接对着阳具坐上去。

    ?齐陌微微睁开眼时看到的便是这幕,原来皇上适才下身竟未着一缕!想着梓恭竟和他吃饭的近半个时辰都是这样的状态,齐陌真想现在就把他压着操了。

    ?「啊!」齐陌的阳具虽还被束缚着,那高高支起的前端仍是有些插进花穴,梓恭平常连用手指插入都甚少,穴里根本容纳不下这么大的巨物,这一坐把自己玩疼了,不禁有些委屈。

    ?他改让阳物贴着肉瓣,前后摩擦起来,逐渐失焦的眼神没有注意到齐陌微睁的眼。

    ?齐陌虽看不清楚,身下传来的触感却不会骗人,他蹭到的分明是花穴,还正噗哧噗哧的冒着骚水。

    ?皇上竟长着花穴?究竟是怎么回事?齐陌压跟来不及思考,又被梓恭的呻吟分散了注意。

    ??「啊、操到……操到花蒂了、唔啊……好爽、不行了……」梓恭自己玩的很欢,隔着粗糙的布料却仍能感受到阳具的灼热,阳具能擦过他的菊穴,磨着软嫩的肉瓣,再往前一点就是最敏感的花蒂和小巧的阴茎。

    ?皇上来回蹭一次便把每个敏感点都顾及了,「啊、啊好爽……将军的肉棒好热……花蒂要坏了、要被烫坏了……」

    ?他平时只要揉揉花蒂就能高潮,现在狠狠蹭着粗硬的肉棒,撞到蒂头的每一下都爽得他快疯了,「不行了、好爽……啊、啊!」

    ?梓恭眼边都是泪水,他按着将军腹部,来回快速蹭了几下,突然一阵痉挛,皇上全身紧绷着,从花穴喷出了大量春潮,把齐陌下身一片全打湿了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